新闻中心

房屋租赁合同到期后的押金竟然变成了民间借贷?

2018-09-04

案例简介:

 2015年8月,阙某租赁言某位于虹口区A地的房屋,约定:租金为50000元/月,付三押一,租期为2015年8月1日至2016年7月31日,并约定了双方解除权等相关事宜,后于2015年8月10日签订了房屋交付单。

 2016731日因租期到期,双方就房屋返还等事宜达成一致,但押金因房屋尚未出租,故言某要求于一月内返还,并书写承诺书。

 2016831日,阙某再次问言某要求返还押金,但言某以无款项为由,向阙某出具了借条:“今借阙某人民币50000元,承诺于2016101日前还清。”后有言某签章。

 201610月,言某依然未予以归还款项,故阙某委托B律师起诉言某要求其归还借款,后诉讼中法院认为该案系房屋租赁合同中的押金问题,故要求阙某予以撤诉,并以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为由向法院另行诉讼。故而B律师代阙某撤诉,并以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为由再次提起诉讼,但诉讼过程中法院又表示该案系民间借贷纠纷,因以民间借贷纠纷为由向法院诉讼,故要求阙某再次撤诉后另行诉讼。

 阙某考虑到案件的具体情况,以及B律师代理过程中的混乱,故就该事宜另行委托本律师予以代理。

 20171月,本律师以民间借贷纠纷向法院提起诉讼,诉讼过程中法院要求我方提供借款给付的相关凭证,本律师提供阙某支付的押金,以及言某的承诺书予以证明借款本金5万元系由原房屋押金转变性质而来,后得到法院的认可,支持了阙某的诉讼请求。

(详见20160109民初4037号)

 

律师解析:

    本律师以为:作为律师,在获得案件的时候,应第一时间分析透彻了案件的法律关系以及相关事实所依据的法律条文后,就某些争议性的点应当能够坚持自身的观点,并给予当事人合法、合理的判断依据,若与法官理解有区别的,则应今天探讨,而非一味听任法官的理解。

 以本案为例:法律关系简单明了:应当属于民间借贷纠纷。虽然涉及借贷的款项原系租赁房屋的押金,但因双方的合意,故而该押金的性质已经转化成了借贷的本金。因借贷合同系实践性合同:即不但需要证明双方合意了借贷的合同,还需要证明款项已经实际交付的事实。而本案中言某出具的借条证明双方借贷的合意,而押金的交付以及承诺书证明了款项已经实际给付的事实,故而本案阙某获得胜诉合法合理。而B律师在借贷纠纷中应当向法官明确表明这一观点,而非听任法院的理解。

魏律师联系电话:13764335778             

        我


这里有最新的公司动态,这里有最新的网站设计、移动端设计、网页相关内容与你分享

      案例解析

 您所在位置:

浏览量:0
收藏